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学研究 > 法官论坛
毒品犯罪案件的证据问题
作者:贺义军  发布时间:2015-11-17 15:29:05 打印 字号: | |
  近年来,毒品犯罪案件逐年上升,最根本的原因是毒品市场消费的需求量越来越大,毒品犯罪受巨大利益诱惑的趋使所致。当前,我国对毒品犯罪下游吸毒人员的社会综合治理效果不容乐观,吸毒人员的复吸率和次生犯罪率居高不下。据统计,全国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已突破300多万人,加上隐形的吸毒人员约有1400万人,禁毒形势相当严峻。由于毒品犯罪具有隐蔽性、网络性等特点,证据种类单一,证据量相对较少,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供述稳定性差,证据问题相对较为突出,已成为当前刑事审判工作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。

  一、被告人身份的确认问题

 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二款规定,犯罪嫌疑人不讲真实姓名、地址,身份不明的,应当对其身份进行调查。对于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,确实无法查明其身份的,也可按其自报的姓名起诉、审判。审判实践中,毒品犯罪案件的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到案后,有时会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份,供述的身份信息往往存在虚假成份,身份确认不容忽视。尤其是适用死刑的案件,被告人身份的确认至关重要,如果被告人身份的证据材料出现以下情形时,应当查证核实:1、户籍地与供述地址不一致时;2、被告人供述的婚姻状况不一致时;3、案卷材料中被告人的照片与其本人不相似时;4、没有对被告人作为辨认或DNA检验时;5、被告人的成长经历与前供不一致时。

  二、破案经过的证据问题

  破案经过不是一种法定证据种类,但对于增强法官的内心确信,具有一定的影响。一般的破案经过,应当包括案件线索来源、侦查措施、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情况、归案的时间、地点、方式、有无查获疑似毒品物、犯罪嫌疑人供述与其他证据之间的逻辑关系、其他同案的归案经过等内容。在审判实践中,有时一个案件中会出现数份破案经过,自相矛盾,或与其他证据存在矛盾之处,首先应当核实破案经过出具的机关是否具有作证资格,是否有侦查人员签名确认,其次应当审查内容的真实性、客观性和关联性,最后应当与其他证据综合分析后作出准确认定。有时,破案经过过于简单,忽略了侦破案件的实际情况,影响了对被告人自首、立功等情节的认定,如通过摸排、走访或蹲坑守候,将被告人某某一举抓获归案,而事实上通过先到案被告人提供帮助,才将同案其他被告人抓获归案,这里边存在对先到案被告人的立功问题,应当认真审核,不放过任何细节,以客观公正地作出裁判认定。

  三、技侦措施的运用及隐蔽证人问题

  1996年刑事诉讼法对技侦措施没有作出规定,一般不应在法庭上出示,不直接作为证据使用。2013年新实施的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八条作了专门规定,公安机关立案后,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、恐怖活动犯罪、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、重大毒品犯罪或者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案件,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,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,可以采取技术侦查措施。技术侦查的方法有多种,如电话监听、跟踪监控、网络虚拟、隐匿身份、控制交付等措施。审判实践中,对于作为刑事证据的技侦材料,应当审查主体是否符合要求,是否适用于技侦范围,审批手续是否完备,期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,措施对象、种类是否按批准执行等。在程序上,应当以庭审调查为原则,庭外核实为例外。

  隐蔽证人出庭作证应当采用庭外作证、蒙面作证、视频隐身等保护性措施。

  公安卧底,正式成为刑事技侦手段。卧底目的是为了查明案情,必须由公安机关负责人决定,必须隐匿身份实施侦查。但,卧底的侦查行为,不得诱使他人犯罪,不得采用危害公共安全或发生重大人身危险的方法。公安卧底侦查取得的证据或证据线索,如果要作为诉讼证据使用,就必须符合证据“三性”条件,否则仅可作为刑事侦查辅助手段。

  四、收集客观性证据存在的问题

  对于毒品案件而言,客观性证据通常有查获的毒品实物、毒资、毒品犯罪工具、物流凭证、快递登记、手机通话清单、毒品交易记录、银行卡交易记录、食宿登记、交通费票据、房屋租赁合同等,及时收集提取上述证据,对审查、判定毒品犯罪事实具有有力的证明作用。在审判实践中,由于毒品交易通常相对较为隐蔽,犯罪嫌疑人往往会借助电话等通讯工具相互联系,毒资的收付通常会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进行,一般大量毒品的交易会在异地进行,一些相关的客观性证据对于认定被告人是否构成毒品犯罪非常重要。然而,公安机关在扣押犯罪嫌疑人物品时,通常会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:1、扣押物品持有人或见证人没有签名确认,登记扣押的物品与实际扣押的物品不一致,导致扣押物品来源存在合理疑问;2、有的重要涉案物品被扣押后,未能妥善保管,以至于毁损、丢失,无法提供原物作为证据使用。在其他客观证据的提取上,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,违背了客观证据提取及时性的规律,导致证据缺失。如,抓获犯罪嫌疑人后,未能及时提取通话记录,后因超时被删除而无法调取,直接导致证据缺失,还有的提取了通话清单,但没有电信部门的盖章确认,导致证据的来源不合法,丧失了证据的证明力。

  五、毒品称重存在的问题

  毒品的称重,应当在抓获犯罪嫌疑人时,当面称重,并由见证人在场见证称重的真实性;如果当场扣押毒品、毒资的,应当由犯罪嫌疑人当场签字确认,并对查获的毒品当场指认,当场确认毒品的数量、种类,不得事后补办。

  在审判实践中,公安机关在对毒品的称重方面存在问题,如没有当场称重,并单独制作毒品称重笔录;没有对查获的毒品逐一称重,并严格区分毒品的来源。因此,应当规范的方面有:1、称重衡品应当经质检部门在有效期内校准后方可使用;2、现场查获毒品的,应当有两名以上侦查人员、犯罪嫌疑人在场并签字确认,并由见证人临场见证;3、一般情况下应当现场称重、检验,先称带包装的毒品,再去掉包装,称净重;4、对包装物尤其是塑封包装,应当注意提取包装物上的指纹和其他痕迹物证;5、对不同场所、不同疑犯身上查获的毒品,应当分别进行称重;6、制作称重笔录时,应当拍照或摄像固定称重过程。

  六、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供述的审查与认定

  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供述,能直接完整地再现整个犯罪过程,为其他间接证据的发现、提取提供线索,为侦查提供思路和方向。在审判实践中,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供述往往存在以下几方面的问题:1、侦查人员刑讯逼供,供述被视为非法证据而予以排除;2、涉及案件事实的重要情节,未制作讯问笔录;3、制作讯问不真实,如多名被告人的讯问内容、问答顺序基本一致等;4、讯问笔录前后矛盾,在侦查时未予解决或未进一步讯问排除疑问。针对上述问题,我们应当认真审查,尤其是无毒品实物的案件,更应当注重细节的查证,注重供述印证的审查判断,必要时可退补解决。

  原则上,毒品交易双方,一方交代买卖毒品,而另一方始终予以否认,再没有其他证据印证的,一般情况下不能认定毒品犯罪事实;如果一方交代的毒品交易时间、地点和经过,与另一方交代的时间、地点和过程基本一致,而仅辩解没有交易毒品,而是交易其他货物的,其他证据又能间接证明相关的情节,一般情况下应当认定毒品犯罪事实成立;如果毒品交易双方在侦查期间都供认过交易毒品的犯罪事实,而在庭审时予以推翻,又不能解释推翻前供的理由,其辩解与其他证据存在矛盾,且不存在非法证据排除问题的,应当认定毒品犯罪事实成立;如果前供承认毒品交易事实,而庭审中不供认,且与其他能够印证的,可以采信推翻前供的庭审供述,应当不予认定毒品交易犯罪事实存在。

  对于毒品犯罪嫌疑人,以故意吞食异物的手段,拒不供认毒品犯罪事实,以逃避法律责任追究的,应当坚持重事实,不轻信口供的证据原则,收集、固定其他证据,如能够证实其犯罪事实存在,在量刑时必须给予严厉惩处。

  关于非法证据的排除问题,毒品犯罪嫌疑人为了逃避法律责任,往往会提出非法证据排除申请,如此会给有限的司法资源增加压力。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,非法证据排除是有严格的程序性规定,并非随意申请,必须由申请人提供相应的证据或证据线索,如不能提供或随意提供,应当综合全案证据作出是否准许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。

  七、对“明知”的判定

  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对被查获的物品是否为毒品,通常会有诸多辩解和理由。因此,对是否“明知”为毒品而携带、储存、运输、贩卖,成为认定毒品犯罪成立的关键。

  审判实践中,对“明知”的认定通常要以已知的事实或已查明的事实,推定是否存在“明知”。如,犯罪嫌疑人辩解随身携带的行包为帮助他人捎运,但其对包内的其他物品非常熟悉或包内有能证明其为个人的物品,可认定其“明知”毒品而从事犯罪活动成立;犯罪嫌疑人为了获取报酬,充当毒品运输的“骡子”,在其体内发现毒品或在其隐私部位存放毒品的,可认定其“明知”毒品而运输;犯罪嫌疑人作为货物接收人或货物发运人,包装为其本人负责,被查获毒品的,可认定其“明知”毒品而从事运输或贩卖等。
来源:刑二庭
责任编辑:刘志刚
联系我们